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谁涮了“史努比爸爸”马乐山一把  

2006-05-20 02:01: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东方愚

5月18日南方都市报约稿,链接:
这里

史努比是世界卡通史上最有名、最具影响力和商业价值的卡通形象,而全球一半以上的史努比塑料玩具的手模都出自马乐山先生之手,种类超过一万多件,然而马先生却从来都是低调处世,没有刻意追求社会知名度与轰动效应。这一切都足以赢得世人尊敬,于是国内媒体誉其为“史努比爸爸”,用这一形象的称谓来形容他在国内及世界卡通界的地位。

马乐山其实是史努比的“儿子”。我不敢对马乐山老先生不敬,也没有哗众取宠的意图。一个形象称谓有其特定的视角,“史努比爸爸”显然是从做工流程角度讲的,海量的史努比手模出自马先生之手,这一称谓当之无愧;“史努比儿子”则可以从营销与产业链的角度来审视,虽然马先生作品丰厚无比,但在史努比全球品牌营销的链接上,仍然处于最底端。

还记得几年前美国商务部网站上一组关于“芭比娃娃”玩具的数据:一个售价9.99美元的芭比娃娃,原材料成本只有0.65美元,到最终消费者手中时总共增值9.34美元。也就是说,“中国制造”在这块全球增值的大蛋糕中只分得了0.35美元,占不到4%,而美国玩具厂商和零售商得到的却是我们的23倍。我没能查到卡通行业的情景,但毋庸置疑,马乐山先生从风靡全球的卡通人物史努比身上得到的利润,与其在美国的品牌所有者相比,只是九牛之一毛。

这便是我将马乐山称之为“史努比儿子”的原因,他给数不清的史努比注入了鲜活的血液,人们看到史努比或许会想起马乐山,但是,马老先生没有史努比的品牌所有权,通俗地说,马先生其实是史努比品牌的“打工者”而已。换个角度来看,史努比这一品牌现如今涉及浴巾、挂毯等家用纺织品;卡通钟表、体育用品、主题电脑、手机促销、流行食品饮料促销、特色机车、主题公园等产业,每年的利润高达十几亿美元,靠的正是卡通商品授权。

所以深圳动漫产业基地、中山文笔山大风车旅游项目与马乐山最近遇到的“麻烦”,也便在情理之中了。美国联合菲彻辛迪加公司运用的是法律武器——除顺德某公园外,没有授权任何人在公园上使用史努比的商标及卡通图形,“未经我们委托人的授权,马乐山是没有权利擅自制作6万余个Snoopy模型的。”也就是说,正在热火朝天推广的中山文笔山大风车旅游项目其实涉嫌侵权。而中方代表运用的,却是情感性执词——“‘史努比爸爸’是大众和传媒给的,不想让叫就不叫”,而对授权一事含糊其辞。

不管马老先生有多么受人尊重,一旦打起官司来,法律是唯一准则,情分只能暂且靠边。有人会说,马老先生被美国佬“涮”了,为他们出够了力,最后却可能被告上法庭。在我看来,为人低调的马乐山,这次不是被美国佬涮了,而是被自己人给涮了——动漫产业基地、文笔山项目的承办方,甚至当地政府,只是急于考虑将本土名人马乐山的成果给产业化——毕竟是家乡人嘛,然而忽略了知识产权这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管理学上有个“墨菲定律”,意思是说如果坏事有可能发生,不管这种可能性多么小,它总会发生,并可能引起更大的损失。虽然马乐山老先生或许也从未想到过,自己在卡通界打拼了一辈子,最后会趟上了这么一遭不明不白的浑水。但是即使换上张乐山、王乐山,哪怕名气与成就比马乐山还要大得多,只要地方政府在文化产业方面急功近利,官司该来的终究要来,到时候原来的畅想与产业畅想,或许只能是一场梦,甚至赔了夫人又折兵。

文化产业是一种创意产业,中国是一个创意人才辈出的国度。但唯一却是致命名的欠缺,便是对知识产权的重视不足。一方面就像现如今的史努比事件一样,深圳动漫产业基地与中山文笔山大风车项目即使欢天喜地开张了,前途仍在风雨飘摇中。另一方面,则是中国文化产业品牌的流失,再提韩国争将端午节列为他们的文化遗产可能有些老生常谈了,君不见,多少中国民间工艺渐渐销声匿迹,长年致力于民间文化艺术保护的冯骥才甚至曾在不同场合指出:“民族民间文化艺术每一分钟都在流失。”揪人的是,许多中国的文化产品与民间工工艺,流失到国外后贴上人家的牌子,然后又以高价拿到中国市场上出售。这是何其大的反差?

在媒体对马乐山的热捧中,我抛出“史努比儿子”的论调,只是想充当“皇帝的新装”故事中说出事实真相的小男孩。进一步而言,马乐山当一回笔者笔下的“史努比儿子”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地方政府与企业不能再继续为了招商引资,只是乐此不疲地沉浸于顾锣鼓声声而纵容侵权而淡漠国内知识产权的保护了——中国经济的深入转轨,载不动太多这么样沉重,因为它的机会成本实在太高。

新闻背景:
http://news.sina.com.cn/o/2006-05-16/09208937182s.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