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用经济手段治理沙尘暴  

2006-04-21 08:28: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方愚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一场漫漫黄沙近日席卷了北方大部分省区。根据国家林业局监测,此次沙尘天气影响了10个省市的562个县,受影响面积约161万平方公里,受影响的人口约两亿人。这是自2003年以来,北方地区出现最大范围的强浮尘天气。日前于浮尘中召开的第六次全国环保大会开幕式上,温家宝总理的开场白便是“…我们不能闭门开会。会场外,北京正出现严重的降尘天气…这虽然有气候的因素,但也反映出环境问题的严重性。”

 

强烈的沙尘暴天气无论对于环境的污染、人们的日常生活,还是对于城市经济的发展,都具有极强的破坏性。众所周知,气候干燥及人类无节制的活动对地表结构的影响,都是沙尘天气的重要成因。所以,正如温总理所言,接连发生的沙尘暴,“对我们是一个警示”。于是一些专家学者将矛头再次指向内蒙古一些沙地、草原上的干涸湖泊等尘暴的主要发源地,痛斥生态环境被人为性恶化。

 

如何用经济手段治理沙尘暴 - 东方愚 - 东方愚的博客

 

一味将砖头砸向草原植被与生态环境破坏人,并建议禁牧、延迟放牧或轮牧的作法,都是肤浅的情绪化表达。那么,沙尘暴治理良方究竟是什么呢?就目前的态势来看,我国治理沙尘暴,还是过多地依靠行政手段,比如规定包括二氧化硫排放量等在内系列环境指标,对各地进行考核,国家环保总局今年2月又公布实施了《环境保护违法违纪行为处分暂行规定》,作为我国首部为追究环保领域违法违纪行为的责任而制定的专门规章,从治惩措施上为沙尘暴治理保驾护航。与此同时,我国政府决定在在今后10年内投入数千亿元人民币用以保护森林资源和培植绿色防护林带,据悉,从2000年起,中国政府每年都有100亿元人民币的拨款用于自然森林的保护。

 

显而易见,“行政治理+资金拨款”是我国日前治理沙尘暴等环境污染问题的主要方式。然而,从近年来治理的效果来看,并不怎么理想。一是一些地方的环保指标的达标数字存在一定的水分,二是生态环境的改善与国家巨额的资金投入不成比例。这其中有气候方面的原因,但是更重要因素,则是行政部门拖沓的治理效率,许多地方对植树造林的农民的补偿微不足道,倒是将许多治理资金据为已有,于是许多农民不得不砍伐树木,他们并不会意识到个体砍伐其实正是环境整体恶化的小因子之一,于是,沙尘暴发生的可能性就这样埋下了……

 

这其中遭遇到了“外部性”的难题,一个人的行为对周围人福利的影响称为外部性,福利有增加与减损两方面,相对应的,外部性有正负之分。沙尘暴便是“负外部性”的突出表现。经济学认为,解决外部性的方面有两种,一种是行政行为,比如管制、征污染税、补贴等方式,现实证明这一方法存在诸多弊端,效果并不理想。另一种是私人解决方式。比如慈善行为,合约行为以及私人产权的方式。

 

先说慈善行为合约方式。美国有一个旨在保护环境的西拉俱乐部,它是一家于1892年由私人捐款创建的非营利组织。一百多年来,这一俱乐部为美国的生态系统与资源保护进行着不懈的努力并取得了巨大成绩。,显然,由于体制与文化等方面的原因,这一作法是否并不能为我国所普遍借鉴呢,不过我们可以尝试合约合约的方式,即利益相关的两方主体,通过签定合约的方式,为保护环境共同努力。拿北京的沙尘暴来说,既然研究表明其根源与内蒙古草原的过度开发、放牧有关,那么,是不是可以考虑以北京市与内蒙古牧民签定合约,由前者出次,后者合理利用呢。1996年,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就曾与北京的一些行政部门合作,进行了一次城市环境满意程度调查,结果表明北京市民对北京的空气质量非常不满意,并且平均每户每年愿意支付157元来支持治理行动。然而,10年后的今天,这一行动并没有真正实施并形成制度。

 

 

两地居民合作,涉及到桥梁、运作机制等问题,所以合约的形式无法顺畅实施也有情可怨。那么,是否可以尝试第三种方式,即通过私人市场的方式入手呢。经济学中有个著名的“科斯定理”,意思是说,私人经济主体可以解决他们之间的外部性问题,无论最初的权利如何分配,有关各方总可以达到一种协议,在这个协议当中,每个人的状况都可能变好,并且资源的配置是有效率的。然而,内蒙古的实践表明,按照制度经济学的产权理论划分草场承包到户的作法并不能真正激发牧民的生产积极性,超载过牧现象仍然非常严重。许多专家学者于是认为这一作法不可取,在我看来,“科斯定理”在内蒙古牧民中事与愿违的原因,则在于许多牧业大户,并不是理论意义上的简单牧民,他们往往是各级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及员工,当私人市场再次遭遇行政力量的对抗时,前者当然不能承受后者的压力,于是资源配置不能按照原先的方式进行。

 

真正有效的方式,依然是签订合约、明晰产权等私人市场的形式,不过需要注入两副佐料。一是行政力量不能过分干预,假设北京市与内蒙古牧民之间达到了联合治理的合约,那么北京市民拿出来的资金的运作与实施,都不能简单的由某一行政部门来完成,相反,应当由由多方特别是民间行为主体积极参与的基金会,联合行政部门积极推进。操作过程中,除了应当严格意义上的明晰产权外,还应辅以积极、有效的激励与治惩措施,一方面将行政牧民与普通牧民区分开来,行政牧民的权力应当受到约束、超牧等行为应当受到更为严厉的制裁,另一方面,拿基金中的一部分,对那些恪守合约、不断通过个人努力维护生态环境而努力的牧民,以一定的奖励。当然,对于北京等城市居民来说,并不是可以高枕无忧的,北京虽是沙尘暴的受害地,但是北京居民也应当有一种自省的意识,用细微的行动从身边做起,为环保事业尽一份微薄之力。

 

最近的沙尘暴不是第一次,也肯定不是最后一次。当我们再次遭遇恶劣天气时,当我们再次为生态在不得不付出代价时,我们不能用怨天尤人,也不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期于行政治理上,相反,真正有效的资源配置,是在经济手段发挥作用的私人市场上,行政手段应当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时的出场者。沙尘暴应当告别单纯的依赖行政力量时代,更应当告别哪里有沙尘大量资金就往哪里投的方式了。我们希望有一个洁净的环境,更希望有一套洁净的治理措施。

 

(本文为《国际先驱导报》约稿;东方愚4月19日下午于青岛浮山公寓;私人博客http://www.MrZhang.com/blog  )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