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龙永图:大道行思,取则行远  

2006-12-23 22:4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永图:大道行思,取则行远 - 东方愚 - 东方愚的博客文/东方愚

这是一个喜欢怀旧的国家与民族。在2006年12月11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报纸上屡屡能看到“20年前,中国复关谈判开始;5年前,中国加入WTO”式的小楷章句。一时间,盘点纷纷然。无论你是吹牛成性,还是愤世嫉俗,在价值多元的如今,都有对人对事评头论足的自由与权利。

龙永图再度成为尖峰时刻的焦点人物,自然在情理之中了。

走下圣坛的龙永图

功与过从来都是一对孪生兄弟。当年李鸿章临阵受命,四处谈判,虽据理力争,然事后总有人大叫“食其肉寝其皮”,几多悲壮。龙永图虽功绩卓著,然今日面临同样窘境,随着中国经济的全面开放和经济格局的根本性转轨,质疑声、批评声、骂声亦纷至沓来——虽然他不以为然地说“批评我的人只占很少数”、“我不是功臣,也不是卖国贼,只是代表中国做了一次谈判”。

龙永图是个沉稳而率真的湖南汉子。因为沉稳,所以在入世谈判过程中不愠不火,绝处逢生;因为率真,他对于自己风尘仆仆一路走来的心得与感悟一吐为快。去年8月,他在广州花都举行的汽车论坛中,直言“我们不能为自己品牌而搞什么自主品牌”;在不久前的“2006中国企业创新高峰会”上,龙永图又抛出“中国企业应争取被国际大企业整合”的观点。哗然者甚众。

于是,当“中国越开放,中国越安全;产业越开放,产业越安全”从龙氏口中飞出那一瞬间,就注定会被人给扣上“开放先生”这样一顶颇具讽刺意味的高帽子,还有一潭奢侈口水。

孰是孰非?

实际上,在中国特定的政经语境下,龙永图首先是一个政治家,一个在世界贸易谈判桌上代表一国尊严的政治人物,然后才是一个WTO谈判专家。这也从根本上决定了,他的所行,未必完全是其个人魅力的显现,但是他的所言,却必须不假思索地站到一个相对空旷高度上。

最近《大国崛起》红遍大江南北。而袁伟时给其泼了一盆冷水,他说,该剧夸大了大国“领袖”(政治家)的作用。政治家的选择往往体现了某种制度和文化的积绽,不能有意无意为领袖崇拜开路。

五年前因为中国步履维艰的入世终于画上句号,世人兴奋间把集体意志简化为了龙氏性格。五年间风云变幻,外资并购潮起潮涌,我们又把滋生阴霾的矛头不分青红皂白指向了龙永图,这显然是有失偏颇的。

另一个细节是,开放格局下。民企等受外资“威胁”的群体,多数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担忧,江浙新一代民企业主,甚至更喜欢将企业整体打包卖给外资。担忧者大都是民间有识之士或从来都比较偏执的改革保守派。前者从商业经营角度看世界,后者从个人感观与情绪层面看世界,谁更合理不言自明。

我们从来都没有真正、客观地了解过自己,更别谈了解龙永图了。

人间烟火与微观世相

既然龙永图已走下圣坛,既然我们也已意识到标签化、脸谱化的作法是一种缺乏理性的糟粕之举,那么我们是否会自然而然地走上“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轨道上来呢?

好像挺难。今年11月底龙永图在广州参加一论坛期间接受广东几家媒体的采访,笔者一同事张口就问:从外经贸部副部长这样一个显赫的位置转到非政府组织博鳌亚洲论坛作秘书长,您是出于什么样一种考虑呢?

率真的龙永图虽善于直言,但他面对传媒刁钻的问题时从容有加,哪怕是避实就虚,你也绝不可能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任何东西。他沉思几秒后说:“不要老用官本位的思维想问题…”

他仿佛在说,问点实在的好不好;比如入世给老百姓生活带来的影响,我也是食人间烟火的啊…

细心的人可能会记得,他曾强调要重视中小民营企业的生存状态,关注他们面对大型跨国公司时遇到的困难;他不久前在回首入世5年的得与失时,直陈诚信之社会短板:“大家仍觉得市场的秩序有很大的问题,比如上街吃饭怕买到不卫生的食品……”

或许,这才是龙永图希望表达的,即“如何应对开放”,而不是“要不要开放”。龙永图更倾心于从微观层面对中国社会与经济走向的解读与建议——要知道,他曾为WTO一条小规则拍案而起——他更是一个精细化的领袖。

事实上,世人常对龙永图等高端人物一些立足于微观层面的言论与观点关注力度不够,倒是总想着从其口中掏些“猛料”才过瘾。这是一种病态的、娱乐化的心理,用到对入世的盘点上有百害而无一利。

托马斯"弗里德曼提出了“世界是平的”这样一个抽象概念,但他整本书像本游记一下,从微观方面喋喋不休告诉启发人们,当面对世界扁平化的压力时,“你应该挖掘自己的潜力迎接挑战,而不是修建各种保护墙。”

本月上旬,经济学大师张五常在深圳一次内部聚会上称,他打电话给萝丝(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太太)时说,中国有比美国自由得多的市场经济;他举的例子是,中国百姓在获得、享受各种食品、消费品上,比美国人要更容易、方便。

诚哉斯言。入世5年,中国电信业六大运营公司中任何一家的市场份额都没有超过50%,资费也不断下降;累计来看,中国约有上千万家庭圆了轿车梦;商业零售领域,仅2005年就有1027家外资商业企业获准进入中国市场,这一数字是1992年到2004年12年间获外企业总量的3倍…当然,正如龙永图所言,各种商品质量、服务等方面的诚信问题都有待改善。

身在庙堂,但心在江湖。具有这种民本定位与平实社会担当的官员、学者,我们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在传媒盲目追求“注意力效应”的影响下本末倒置。反倒是,我们对事物挑剔的加速度,远大于经济改革与开放的加速度,并且常变得歇斯底里、吹毛求疵。这是谁的不幸?

大道行思,取则行远

不久前在广州的一次金融论坛上,两位境外财经记者私底下谈起龙永图,其中一位说,“龙,过时了!”这或许提醒我们:不应有过多地怀旧情愫,也不应有批判过往是否的意图,要着眼于当下,以及将来。

君不见,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中国入世整5年的12月11日,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关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年度审查报告,这份长达100页的报告对中国进行了颇多指责。

龙永图当年不无诙谐地说:“我的英文名字是Mr.long,所以外国人说,可能你做的事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着实如此。修道博鳌的龙永图把接力棒传给了他的接班人,未来的挑战或许更多更迅猛。

一起传下来的,还有龙永图主动(请注意该词)注重从微观世相角度解读中国未来挑战的作法,这一点永不会过时。也正是如此,人们批评《大国崛起》只注重国家的崛起,而不太注意“大国民”的崛起。袁伟时也撰文称,“最后一集“大道行思”,应该是分析大国崛起因素的点晴之笔,但是回避了民主制度,宪政和保护公民的财产权…”

看来,大道行思是必要的,更要有方、有一套微观的、民本的、可持续的的原规则作支撑——正可谓:取则行远。

这是龙永图当年率团历经周折后柳暗花明的秘诀所在,也是中国经济下一步深入改革与开放的向心力所在。

(东方愚 2006年12月13日上午)

注:本文与《思辩与思变》一样,都是是中国经营报年终专刊的约稿。龙永篇这篇写的非常快,朋友们对所起标题也挺欣赏,事实上,这也是我昨天突发奇想。“大道行思”大家都知道是《大国崛起》最后一集的片面,这个词的含义还是不错的,但我总觉得还缺一点本生的东西。就对上了“取则行远”一词。这可也不是我的原创,那是我母校(中国海洋大学)校训“海纳百川,取则行远”的后半句啊。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