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忘了郎咸平吧”  

2006-01-07 23:26: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在法国,企业家们对经济学家所知甚少,甚至直到现在,他们还常对经济学家冷嘲热讽、嗤之以鼻;政府官员民对教授的建议根本不以理睬,媒体记者与教授等社会阶层的人们也很少联系。雷蒙•阿隆在《知识分子的鸦片》中说“对于一个国家的繁荣昌盛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使知识与经验在大学、媒体、政府部门与议会之间相互流动。政治家、工会领袖、企业经理、教授或记者既不能相互勾结而组成一个垄断权力的单一政党,也不能因为偏见与无知而相互分裂----从这一点看,没有哪个统治阶级比法国统治阶级的组织性更差的了。”

杂文家盛大林最近的日子不好过,只因他两天前发在中青报冰点的一个关于郎咸平的文章,报上的标题为《请理性对待郎咸平的是与非》,但文章到了最后,给郎直接定了性----“郎咸平之‘是’,是他指出并批判了国企改制中存在的严重问题;郎咸平之‘非’,是他从根本上否定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其‘是’是微观上的、现象性的,其‘非’是宏观上的、根本性的”。一时间,谩骂声纷纭而来,老盛的博客点击量也一路飙升。

有句俗话叫“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虽然许多人认为老郎挺能忽悠的,但忽悠与忽悠是有分别的。郎咸平的是与非,从科龙、德隆等一些企业改制的锒铛收场,大家伙儿看了个一清二楚。但是你却不能说出来,或许说出来却传播不出去、得不到认同。这一点从许多人为郎不能入选年度经济人物而遗憾就可见一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盛大林即使不挨骂,也会有张大林、王大林挨骂。因为,挺郎的文章几乎发不出来,反是媒体发出来的,大都是像盛这样“批郎型”的。

前不久郎咸平与长虹赵勇论争的新闻(注:此处新闻指内地媒体歪曲式的“假新闻”)一出来,我就感觉不太对劲儿,遂写了一“挺郎式”的小文。第二天听说报编辑给我编了此文,但还是没有通过终审。时报编辑欣赏此文,说要采用,但后来也是不得已而拆掉,甚至连红网的红辣椒评论,在给我发了用稿邮件后,最终也没有发出来。我的文章没有任何敏感字眼,为何“屡屡受挫”呢?中国╳╳周刊编辑告诉我,早先有通知,关于郎的文章与评论,一律不予采用。这我才恍然大悟。

我又想起了雷蒙的话,当几股社会力量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垄断集团”时,是也能变非,非更能成是,特别是话语权方面的。当然,基于特定的社会特征与文化语境,在这一集团里的单个小力量们,可能更多地出于一种迫不得已,即使与其价值观截然相悖。

郎咸平式的人物注定了是一个边缘性群体,他被上述披上的枷锁永远不可能被卸去,虽然他的许多建议与观点已被或正在被采用。雷蒙•阿隆称一个社会的批判与评价有三种,一是技术评判,二是道德评判,三是意识形态评判。他在谈到第三种评判时说,“至于意识形态评判,它常常是脚踏两只船”。不过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民众,在基本的价值判断方面能不被眼前的东西所误导,并且尝试着去寻找证实或证伪的各种证据。我们期待若干年后,对一种社会现象、一个人物的评价,更多的从前两方面入手,而不是劈头盖脸把之打入意识反动的地狱当中。

东方愚
2006年1月7日于青岛浮山公寓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