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不会再有真正的大师了  

2006-01-06 12:4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不会再有真正的大师了”-----猛一看这一标题,或许会感觉又是一篇悼文。不是的。那为什么我又选择这么一个悲观的、肯定的论调呢?

这几天有几件事令我好一阵思考。一是最近一期的《瞭望东方周刊》做了个专题,“中国新知识分子的财富路径”,核心思想是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成为社会财富创造的中坚力量,诸如此类。专题中列了几个牛人,比如“袁岳:企业家+学者型主持人+社会活动家”“胡戎恩:学者+法官+大学教授+房地产董事长”郑少平:海事专家+职业经理人”等等。东方周刊是用一种欢愉的词藻,并花了长长的篇幅来列举完这些人的光荣事迹的,极高的褒扬之后,给知识分子创富定了性,并提升到了“民族”的高度-----知识分子边缘于财富意味着民族的危机,甚至文前还用胡主席关于人才的讲话作了楔子。

我们不会再有真正的大师了 - 东方愚 - 东方愚的博客


第二件事是最近读到李零《花间一壶酒》一书上的一个文章,《别让书生搞政治》,从对王国维的追忆出发,丝丝缕缕地说出他的意思,即知识分子搞政治弊端多多,一旦受辱,精神还可能有异常的可能。文中李零有一个观点,即他在谈到郭沫若“抑罗扬王”(注:王指”思想反动又是汉奸的罗振玉“)的观点时反驳道,”我们应该划分的应该是同一个人的政治与学术,对所有历史人物都如此。不以人废言,也不以言废人“。

第三件事是昨晚上,我向从香港读研究生回来的位张翼轸兄打听香港学术圈的一些情况,一是比较感兴趣,二是觉得自己说不定还能申请去香港读个博士。张兄告诉我,香港的院校对研究生的奖学金很丰厚,比如只要申请博士入学成功,每月将能得到11800的资金,学费与各项开支基本上不用担心了。接着我问他在香港读博士能否兼职到企业做一些项目之类的,他说“只要不被监管当局发现就发现,不过风险挺大”。这我才知道,在“学成”之前,香港的规制很严的,不允许研究生旁逸斜出的,这简直与国内大相径庭。香港与美国的情况比较相似,在美国,有人将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不同行业和职业概括为红、黄、黑三道。红代表政要们要走的红地毯,即官道;黄道代表黄金,即经商挣钱之道;黑代表博士帽,即学问之道。三道各有其不同的价值观与游戏规则。泾渭分明,互不攀比,进入哪一条道,都得遵守各道的游戏规则,不可"这山望着那山高"。

三件事摆在一起,我想说的,基本上也比较明了了。中国内地处在深入转轨时期,各种机会可谓遍地都是(翼轸兄回内地就是出于上海发展机会多的考虑),创富的契机与成功的机率也比十年前、二十年前大了不知道多少倍。但往往被忽略的是,我们做事情也比任何一个年代都更浮躁。抑或“浮躁”也可以看成是一个中性词,它既指心态的不稳重,也指思维的灵活性。但是,如果在浮躁中变的越来越浅薄,就值得引起反思了。在这里,我特指的是内地的学界。

我没有心思再去陈列一大堆学术腐败与学界游戏规则畸形的案例,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深入其中,甚至沉溺其中一段日子,才能看得更清楚,看的更透彻。我读硕士的几年,及后来做经济分析与评论与经济学界一些人物的交流,使得我越发感觉到,我们的学界变的越来越浮华,越来越空虚。虽然站在台上的许多话语权较重的大牌专家也不少,但整个体系正在腐化甚至烂掉,许多看上去外表那个壳子还蛮好的。换个角度来说,像东方周刊提到的那几个榜样型的知识分子或学者,他们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如果要开分的话,他们是九分的商人与一分的学人。他们的生性不适合搞学术,也代表不了学界,或者说他们的创富经历并不具有普适性。

这个问题如果要纠缠下去,谈论几天都不会有结果的。不过我想,有许多声音会是代学界叫苦的。因为对于学术圈内一般的小娄娄来说,比如对于应届硕士博士研究生来说,不想着做点小事赚得钱怎么能行,年纪一大把了,银行存款只有千儿八百的,谈女朋友都没底气。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给学人们补助、加薪,使劲被,使劲加?显然不会凑效的。还是那句话,一个体系的灵魂腐朽了,精神死去了,你给一些施舍与同情,是不起多大作用的。说起来惭愧的是,我读研究生时,也是几乎不问学术,而是在外面做咨询等,忙着赚钱。大环境都这样,没办法,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其实适合做学术研究,但现在成为一个媒体与学界的两栖人,所谓两栖,说白了就是“两种都不是”。就像李零在《花间一壶酒》中说,“国学”就是“ 国将不国”之学,如果不是中国出了问题,如果不是同“西学”刻意相比,本来是没有什么“国学”的。

再写下去的话,连我自己都会骂自己扯淡。我索性用李敖的一句话,再将视线拉回到本文的标题上。李敖说,中国的知识分子“拙于谋生,急于用世”,结果凡事都做了个四不像。看来我们做事情还是“专”一些为好,就像李敖一样,后半辈子专心玩忽悠,而前半生,他是完完全全专心读书搞学问的。

末了,我贴篇一年前曾写的林毅夫关于中国经济学界大师级人物预言的文章,当时发在了金融时报,现在再摆出来,因为我搞的是经济学,而我却每每对学界深为失望,因为,我们不会再有真正的大师了。(东方愚2006年1月6日于青岛浮山公寓)链接:http://www.mrzhang.com/blog/article.asp?id=9
 
《财富悲情》主页:http://blog.sina.com.cn/m/zhanghua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