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位落聘的吉大博导令人肃然起敬  

2005-12-01 07:4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吉林大学博导选聘改革近日完成,45名博导在新一轮选聘中“下岗”——失去了招收下一届博士生的资格。这个举措在国内高校中极为罕见,被一些教师形容为一场“深源地震”。(据11月30日《中国青年报》)

 

 

针对现在高校职称评定中的多重弊端,特别是研究生导师终身制的不合理,部分高校近年来都尝试进行改革。许多人对吉林大学一下子“砍掉”45名博导的作法拍手称快,称其为“第一所吃螃蟹的高校”,我刚看到新闻时,也是对许多落聘的博导表示幸灾乐祸中的一分子,但是,之后的一件事让我的态度改变了。

 

笔者的一位朋友在吉林大学读博士,出于一种好奇,我打电话向他询问起博导下岗一事来。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我这位朋友的导师就在下岗的45位博导之列。他说他现在好郁闷,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咋整了,并对学校的选聘改革表示出极大的不满——学校选聘的标准是博导主持或参与的科研项目的数量,他的导师有几次提交申请,却因为“人脉不硬”而被挤掉了。

 

我顿时无语。学术界项目与课题申请过程中的制度性缺陷有多大,人为性瑕疵有多广,近几年来常被人们所诟病。资格达到,但未必顺利获批;实力逊色,却可能捷足先登。。另一方面,许多立项的课题(特别是文科的)与现实早已脱节,一些导师可能觉得没有实质性意义而不去申请。但最后选聘时,还是要拿量化的东西来说数。

 

笔者读研究生时也曾看到过许多导师利用头上那顶博导的帽子,在外面疯狂圈钱,也曾亲历过一些不思进取的博导常为自己的荣誉倚老卖老。从这一角度来说,吉大的博导选聘制度能起到一定的激励与规制作用,但是选聘的标准却仍然值得商榷。换个角度来说,源头上的顽疾治愈不了,一些正直的导师仍然可能误遭“罢免”。

 

这又涉及到两个问题。一是吉大的博导制度可能会导致反向激励问题。即博导们为了“保位”,争着去申请科研项目,但由于僧多粥少,可能会导致跑穴现象的愈演愈烈;申请到项目的导师可能拱手扔给自己的研究生,转头去申请下一个。

 

第二个问题是,研究生怎能在导师选聘中没有一丝话语权。“因导而师” ——这是“导师”这一称谓最直观的诠释。选聘制度是为了提高导师的层次、能力与素质,但最终目的,是为了让最后的受众——研究生能练得一身真功夫。但现在看来,选聘制度成了“上层游戏”。其实研究生是最了解自己的导师了,然而谁来倾听他们的心声呢?

 

就像吉大我那位博士朋友一样,虽深知他的导师是一位正直、严谨、难得的好导师,但仍然遭到了劫掠,虽然这全然不是学校的初衷。仔细回想一下,现在许多高校都声称要进行导师选聘改革,有一些已经开始着手搞起了,虽然收效也不赖,但因为新的游戏规则参与主体的单一性,往往变成为由一种“霸王条款”变为了另一种。

 

我想起了去年年底清华大学毅然辞职的陈丹青教授,和今年六月北京大学赫然停招研究生的贺卫方教授,他们用旁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方式,对研究生招生与培养体制表示抗议,同时也把学术圈一些比较飘浮的荣誉与称谓看谈了。其实教授与博导更应该是一种职业的称谓与责任的代号,但在我国的学术语境下,往往成了一种自主权力与至上荣誉的标志,这多少是有些病态的。吉大站出来医治这一病疾的姿态令人钦佩,但更积思广议,以免制造出另一种非正常的学术暗流。(东方愚11月30日于青岛浮山公寓)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