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方愚的博客

财经评论与传媒观察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日志

 
 
关于我

张华,笔名东方愚,财经评论员,上海证券报、商界评论等媒体专栏作者/特约评论员。现居广州,南方日报上市公司版编辑记者。 Msn:qdzhanghua@hotmail.com zhanghuacn@vip.163.com http://www.MrZhang.com

网易考拉推荐

别说也别做与价值取向相悖的话与事  

2005-11-18 15:36: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周五。早上起来例行看新闻。昨天写的绿色就业率的文章,好像没见光。看着新闻,突然看到一个我熟悉的作者的一篇文章,标题赫然为《经济学家就应勇敢地为利益集团代言》。我靠,真鸡B牛B。不过也可能是门户网站的编辑改的这么吸引眼球的一个标题,总之,在现在对经济学家群体性开涮的一种氛围下,如果写个评论文章,找个新颖的角度,实在太难了。而武汉这位教授的这篇文章确实够可以的,角度够新的--要不怎么能发表出来。

但我却想说,为了哗众取宠而去写文章的人,是可耻的。明明知道经济学家应该站在民本的立场上,但自己非得挺一挺,说为利益集团代言无可厚非。这样自己就显得与众不同了。我承认,如今的经济学家大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发言的,你可以称其为犬儒,也可以大骂其没有道德,然而他照样还是热衷于寻租,热衷于走穴。但是,作为一种愿景,一种理想的价值取向,我们还是希望经济学家为民众说话的,而这也应成为评论作者起笔的根源,不能因为这一根源的老生常谈性,而独辟蹊径地并乐此不疲地去站在一个反面立场上。

不过,细数一下,这几年出了名的一些经济学家,许多都是因为站在与大伙截然不同的立场上,只要能自圆其说,就有被世人刮目相看的可能,甚至一夜成名。就像当年普世学者痛斥腐败,并苦思冥想抑制腐败的良方时,张维迎出来说,腐败有什么可怕的?腐败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一种“次优选择”,然后引经据典,来为自己辨解了一番。我操,其它的那些学者们着实被糊弄住了,觉得小张同志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然后是学术杂志、大众媒体的吹捧,大伙齐帮张维迎把名给出了。再拿最近来看,丁学良说中国内地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不超过五个,引起了几度骚乱,小丁同志也是名声大震,更扯淡的是,又有学者出来说“我知道丁同志说的那五个人是谁”--

经济学界现在就是个菜市场,乱哄哄的。昨天扫了一眼中青报,看到东方早报评论部主编陈季冰发在上面的一个文章《经济学帝国主义的终结》,我没有打开看。但我猜出七八分他的意思。他肯定会说现在经济学家一张口,就可能招人骂,所以经济学往昔的帝国形态快到头了。我并不这么认为,现在经济学界愈演愈烈的炒作风、浮躁热、起哄波,恰恰是因为经济学帝国主义存在的原因,甚至越“帝国”,这种风气越浓烈。

所以,今天上午看到乔的文章,对我的两点启示,一是我再次对自己说,为哗众取宠而写作、发言的人,是可耻的。当然,这里的“人”,不是指木子美一类的,而是指学者们。第二,我想与早报的陈编联系,沟通一下彼此的观点。

再回到博客开始。上午看到了两个新闻,一个是某电视台的记者在车祸现场埋怨,说没有见血的车祸真没意思,拍出来没多人注意。我靠,这话真是可怕。我把这位记者的话,复制给我南昌一位也是做评论的朋友,他只发来一句话“万恶的新社会”。说到“万恶”,我们自然会想到崔永元,他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痛斥媒体重炒作轻质量,重收视率,轻影响力的劣根性。这样一联想,我就想今天是不是写个评论,对电视台那位记者“没有血腥不成方圆”的逻辑批一下,并提出自己的见解。我把我这个想法在MSN上告诉了搜狐的一位兄弟,他说“没意思”,这样的道理不是明摆着嘛,批不出新意来。我说那怎么办?他说,除非你立起“收视率不是万恶之源”的论点来,并证明之。他的想法有创意吧?!其实细细想想并不是完全没道理,就像我刚刚说过的武汉乔教授的观点一样,都有一定道理。知识分子想看高雅风格的电视,但电视的受众是面对千万百姓的,有时内容与风格难免不好把握,走向低俗化甚至丧失职业道德的边缘。但我最终还是把那个观点给否了,也没有去写一个字,理由很简单,一个人昧着自己的价值取向去刻意取宠,或许能得逞,但内心是很痛苦的。我不想让自己那么痛苦。

扯了这么多,其实挺没意思的。周二晚上从当当订的九本书,中午就送来了,真是快。北京到青岛,也算不近的距离了。两天多就送到,真是让我激动。今天恰逢周五,我想,应该休息一下了。这周在40多家媒体上发文,虽然挺高兴,但有时感觉挺累的。正好,我可以读读刚买的书,巴金的《随想录》,斯密的《道德情操论》,李零的《花间一壶酒》,都挺不错的。然后找女友去跑跑步,到海边走走。至少,我得逃开围绕经济学界的那种浮嚣的风气。正如我在东方早报《经济学家道德排序凸显文化浮嚣》中所说的,大家都忙活着去抓人小辫子,是一种文化的可悲。(东方愚11月18日中午胡言乱语中)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